施尘๑

你不是不了解我
只是不认识我

施尘 文手 汉服同袍

改天我一定死死的待在上海不回来了反正也不远

男票现在就在离我那么近的地方我都去不了!

女神1989 Tour离的最近的也在那!


别戳 Liar »

°你这么萌千文我就把这个脑洞贡献给你吧


°BE  心情好不好都别戳


°设定违常规就这么看吧


°圈外人  求不骂


== == ==  »他不相信这是个谎


7月,天气无常,


心情越来越烦躁。


眼前两个人,他只能看见嘴在动,


耳朵已经容不下半个音节,


有一种耳膜将炸裂的预感。


晃晃悠悠地站起来,


他累了,


太累了,他只想着休息。


  “喂。”


王俊凯的声音。


“放下吧,都是骗局。”


他觉得自己快笑了。


“错了哟”


“他哪敢”


== == ==  »我想放弃却放弃不了你


难得一见,


大夏天的雾。


云开了,


雾没散。


"…让我们继续关注重大新闻"


拽起身旁的手机就扔向电视,


吵什么吵。


"…今日在郊区一家荒废的工厂中发现一具年轻男尸"


怎么还吵,


遥控器又飞过去了。


"…面孔已被烧毁,且没有任何有关身份的物件"


死了个人和我有关系?


这次扔出去了轻松熊。


"…望知情人士与我们联系。"


他突然又什么都听不见了。


似乎那个躺在床上的孩子看了他一眼。


我认识你吧?


死者是易烊千玺 »








== == == ==  »


没看懂对吧?


情节——

第二段是连着第一段的

第一段除了最后两句都是写刘志宏的

第二段写的都是易烊千玺


设定——

刘志宏反正没说话 是不是哑巴各自认为

那是千玺的魂魄嗯 单纯是因为想宏宏就回来了

死了的人不能听见自己死了嘛

然后被我改成只能听见关于自己的内容

对视嘛 千玺挡着光了•﹏•


各种不科学就这样吧。


真╳预告

和你们格式不同,是一个一个短的帖子一起的


嗯先对秦明下手?


第一发以清明为背景


都是虐的啊乖(๑•̀ㅂ•́)و✧


第二发开始就看心情写HE还是BE咯


那时候估计各种乱炖


顺序如下•﹏•

第一发清明:

秦明

神夏

(这玩意不好写快新我还是放弃吧)


第二发暂定情人结(没有错字)

秦明

神夏

快新


暂时预告到第二发吧

什么时候写呢╭( ̄▽ ̄)╮


预告?

源于闺蜜们都在写论坛体,逼着我写呢……


但是最近手癌晚期啊……


我纠结会嗯……


如果写的话素材是有

可是就是不想写

嗯……

最近似乎我也不适合写欢脱向的

嗯……


性别不同怎么在一起!

况且我当爷是钙……

快新啥的…………………

秦时明月啥的…………



她说我们都不在


他说我们都苟且


她说我们都封闭


他说我们都龌龊


你笑了


我看见那碑上熟悉的酒窝


别走呀


你说我们这么像


为什么不陪我。


无题✔

20多自己赚钱去冰岛待着

看到极光看到冰山学会冰岛语再回来

但愿能实现。


走过了冰岛

再去某些海岛看看

也该差不多了


今年在初中闲逛   好年轻•﹏•

最近要学会法语和西语

同时学好英语

偶尔弄弄吃的


惬意的过吧

我又不怕啥

对吧


° 以心为界 • 楔子

  ๑慎入的暧昧向

 

  ๑忽明忽暗


  ๑结局不定


  ๑谨慎食用


          ====友好提醒么么哒(´・ω・`)

正文看不懂好好看楔子哟


——————————————————


      「他说他累了,他说想怎样怎样吧。他说,好。」


天色是暗了吗。


你是走了吗。


你不管我。


也好。


我可以一个人好好过。


我也可以一个人好好过。


我相信我也可以一个人好好过。


我就不能一个人好好过吗!


算了。


•论•冷西皮

好吧说实话,墨白这对萌死人的西皮不能算冷,但是也不算热门嘛。


秦时明月是一部很好很好的国漫,虽然第一部看起来有点不爽,但是效果是真好嘛!!!


回归正题。萌冷西皮哈,总感觉同人文好少……质量都很高但是看完了就觉得没事了,又要自己写………


纵观秦时的番外«空山鸟语»,满满的秀恩爱��


看的我很不爽……………


最后打广告

       

         ——秦时明月欢迎你•﹏•

                墨白欢迎你•﹏•


健忘 ——上半篇

╮秒°

等了太久了。


等的他都忘了。


可是我们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你真的在吗。


====

好了够了。

在心里思索了半天的一大串不属于他的抒情语言只是在飞机上的无聊作品。


可是, 我到底要去干嘛呢。


====

换了个话题的某人又继思索, 丝毫忘却了自己神经之衰弱。


“先生。”

总算在无数次暗含怒火的呼唤后, 某人醒了。


“哦对不起”

他摸摸头,明明自己是睡眠障碍。


不过,几年了总算睡了一会儿。


====

凭着感觉莫名走到一个特别小的海滩边,

海水起起伏伏。


心跳开始加快。


他的记忆,

伴着欲裂的头疼。


他无力蹲下,

记起来了。


吗?


“回来了吗”

耳畔最后留下一个平淡的妇女声音

好熟悉。